•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都市花语-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和我大姑姑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1:48   

      当云逍从云容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离他进去的时间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在小璐和众多员工疑惑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云逍春光满面的走出云氏大厦。今天中午他爽了,和堂姐翻云覆雨接近两个小时,其中滋味真是没话说了。

      “今天你又去哪儿鬼混去了?现在才回来?”来到妈妈的办公室,宁宓抬起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工作。

      “呵呵,没去什么地方,就是随便出去逛了逛。”云逍走到母亲的身后,大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温柔的给她捏着香肩。

      宁宓放下手中的比,把头靠在椅背上,美眸闭上,轻轻的输了口气。

      云逍看得一阵心疼:“妈,你有必要这么累吗?咱们又不差钱。”

      宁宓轻轻摇摇头微笑道:“做这些事,我已经不是为了钱。嗯,应该说是一种责任吧。再说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做些事啊,不然,整天无所事事的,那会很无聊的。”

      “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可是,如果每天只知道拼命的工作的话,那也太无聊了。人生太短暂了,那些没时间没金钱享受的人就不说了,我们有的是时间,有的是享受的金钱,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的享受生活,反而要累死累活的工作呢?”云逍劝道。

      “呵呵,听你说这话,就知道你是个享乐主义者。”宁宓笑道。

      云逍也不否认,他笑道:“是啊,人生苦短,我们就应该要及时行乐,钱是赚不完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等到了要死的前一刻,回想自己这一辈子,什么事也没干,就是每天都在工作。漂亮的女人没玩过,漂亮的别墅没住过,漂亮的车子没开过,漂亮的风景没看过,那多悲哀啊。”

      “咯咯,你妈妈我是女人啊,我要玩什么漂亮女人?”宁宓好笑道。

      “咳咳,那就是漂亮男人没玩过吧。”云逍讪讪笑道。

      “可是,我住过漂亮房子,也开过漂亮车子,更看过漂亮风景啊。”宁宓再说道。

      云逍老脸一黑:“妈,我说的是那些每天只知道埋头工作的人,我又没有说你。”云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母亲,最后只好说,说的人不是。

      “我是觉得这种人是最划不来的。”云逍最后说道。

      “逍儿,你生活在富裕之家,你不愁没钱花,所以你有这种享乐的想法,可是更多人是不工作,别说享乐了,就是饭都吃不起,你说他们想工作吗?不想,谁都不想工作,可是不工作怎么有钱花呢?所以,工作都是称呼职业,而不是兴趣。你没有听说哪个人问别人的工作是什么,说的是,喂,你的兴趣是什么?他们都是说,喂,你的职业是什么?这就是差别了。”宁宓苦口婆心的说道。

      “可是,妈,毕竟,我们和他们不是一类人,我们为什么要那我们和他们比呢,这根本没办法比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别人怎么生活,那是别人的事,和我们无关不是吗?”云逍有些无情的说道。

      宁宓非常严肃的摇摇头:“与你无关,但是,和我有关,因为飞宇集团有员工几十万,我的为他们负责。”

      云逍翻翻白眼:“那好吧,你为他们负责,那我为你负责,你休息一会儿吧,更好的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如果你累病倒了,那我想他们的损失会更大吧。”

      “嗯,你给我按摩按摩吧,妈妈还真有些累了。”宁宓靠在椅子上,放松身体,让云逍帮她捏肩。

      。。。。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三天过去。今天是宁宓给清华大学的那些高材生演讲的日子。

      早早的,宁宓就在一大群人的陪同下来到清华大学的校园里准备着。陪同的人很多,云逍在,云家的小辈基本都在,还有叶莹也来了,赵灵儿倒是没来。

      南宫秋月也来了,她回江南处理集团事务,昨天刚到。昨晚,两人翻云覆雨的奋战了大半个晚上,现在南宫秋月的眼见眉梢都还残留的有昨晚的激情。南宫丝雨也来了,她看云逍的眼神有些复杂,她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大姑姑和云逍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就凭南宫秋月此时艳光四射的模样,但凡是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她刚和男人欢爱不久。

      “丝雨姐好久不见了,你想我吗?”云逍笑嘻嘻的走到南宫丝雨的身边,用肩膀去蹭了蹭她的身体。

      南宫丝雨轻轻避过:“云逍,你跟我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云逍一愣:“你有话要和我说?”

      “对。”南宫丝雨眼神复杂的点点头。

      “呵呵,丝雨姐,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啊,如果是表达你对我的倾慕的话,那你现在就说吧。”云逍调笑道。

      南宫丝雨白了他一眼,小嘴凑到云逍的耳边:“我不是要表达我对你的钦慕,而是想表达我大姑姑对你的钦慕。”

      云逍身体一震,他眼睛瞪得大大,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南宫丝雨:“额,好吧,丝雨姐有话和我说,我自然是十分的欢迎的了。”云逍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跟在南宫丝雨的身后走到没人的地方,单独聊天去了。

      两人来到一处没人地方,找了块草坪坐下,云逍没有说话,他在等南宫丝雨说话。

      南宫丝雨也没有说话,她在想该怎么说。

      最终,还是南宫丝雨率先开口:“云逍,你是不是我大姑姑的情人?”

      果然,南宫丝雨果然什么都知道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女人啊,至少对云逍来说是这样的,因为她可以看穿,他和那个女人欢好过。

      “呵呵,丝雨姐,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云逍笑笑摇头道。

      “我大姑姑现在的模样,明明竟是刚刚经历过男人,在她的别墅里,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不是你还有谁?”南宫丝雨紧紧的盯着云逍的眼睛。

      云逍一脸坦然:“好吧,丝雨姐,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不过,你说错了一点。”

      “我说错哪点?”南宫丝雨连忙问道。

      “那就是,我不是你大姑姑的情人。”这句话云逍说的非常的严肃。

      “不可能!”南宫丝雨十分肯定的否定道。

      云逍失笑摇摇头:“丝雨姐,我还以为你一只都是这么古井不波呢,没想到,你也有激动的时候啊。”云逍没有否认南宫丝雨的话,却先和她说起笑来。

      “云逍,你别想骗我,我肯定不会看错的。”南宫丝雨眼睛瞪得大大,想从云逍的眼中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云逍笑着点点头:“你说的没错,丝雨姐,我和你大姑姑的确有关系,不过,我不是她的情人,我是她的爱人。”

      南宫丝雨松了口气,她最终还是猜对了:“这有区别吗?”

      “有!情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只是彼此因为生理需要才走到一起的男女,而我和你大姑姑是相爱的,我们在一起,不只是因为彼此需要。”云逍的话说的很严肃。

      “这有区别吗?”南宫丝雨皱着可爱的眉头,她有些不理解云逍的话。

      “有的,丝雨姐,等你以后找到了你喜欢的人,你就会知道了,爱人和情人是有很大区别的。”

      “可是,云逍,你别忘了,我大姑姑的年龄,比你妈妈的还大,你凭什么说,你们是相爱的呢?”南宫丝雨道。

      “丝雨姐,你听说过私情没有年龄的限制吧。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娶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或许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只因为二十几岁的姑娘贪图人家的家产什么的,可是,谁就能说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呢?”云逍微笑道。

      “可是,云逍,你别忘了,女人是崇拜英雄的,只要男人有本事,就会有女人爱他,二十几岁的姑娘爱上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随处可见。可是,你经常听到二十来岁的青年爱上四五十岁的大妈吗?老夫少妻不奇怪,最奇怪的就是老妻少夫。”南宫丝雨也给出了自己认为比较合理的理解。

      “是,你说的没错,可是,丝雨姐,你大姑姑没有四五十岁,她才四十岁,她现在正处于她作为女人最美丽的年龄段。成熟,美丽,妩媚,凡是你能从优秀女人身上找到的优点,在你大姑姑的身上你都能找到。这点,你不能否认。再说了,我对少女没什么兴趣,说的难听一点我是一个熟妇控。”说到自己是一个熟妇控,云逍一点也不感觉到害羞,似乎这是很光荣的事。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就和我大姑姑,和我大姑姑那样?”南宫丝雨俏脸微红,有些事他这个黄花大闺女还说不出口。

      “这些理由还不够吗?”

      “可是,可是我大姑姑和你妈妈是一辈的啊,也就是说,她是你的长辈,你们怎么可以那样呢?”南宫丝雨有些激动了。她对云逍有好感,先前感觉到他和他的堂姐有染,她心中就已经有一个疙瘩了,现在更好,连自己的亲大姑姑都是他的女人了。

      “丝雨姐,说到底,你大姑姑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不是吗?她和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和她在一起,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云逍微笑解释道。

      “那,你的堂姐云语呢?”南宫丝雨说出这句话就知道坏了,太激动了,说了不该说的东西。

      云逍身体一震,不过他并没有表现的如何惊慌,他淡淡道:“丝雨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既然已经说开了,南宫丝雨也不怕了:“云逍,我知道,云语怀孕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孩子是你的吧。”

      “呵呵,丝雨姐,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云逍依旧在装糊涂:“我想,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堂姐云语还是处女吧。”

      “我也在疑惑,按理说,她还是处女,应该不可能怀孕的啊,可是,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她真的怀孕了。想让她怀孕,又没有破了她的身体,那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男人的那个太小了,根本还插不穿她的处女膜。”南宫丝雨也顾不得羞涩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男人的兄弟小的连处女的处女膜也插不穿?那还是男人吗?是太监吧。云逍彻底的怒了,什么事都可以商量,这件事可千万妥协不得啊。明明是人间巨炮,却被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说,自己的兄弟比蚯蚓还不如,这不是赤裸裸的侮辱人吗?

      云逍黑着老脸,一句话不说,拉着南宫丝雨的小手就往自己的兄弟摸去。

      “呀,你干什么?”南宫丝雨尖叫一声,俏脸疼的一下红得通透。

      “我让你摸摸看,什么才叫男人。”云逍怒了。

      “呀,好大啊,不会是假的吧。”南宫秋月捏了云逍的弟弟一下,惊讶道。

      云逍差点晕倒,算了,和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说自己的骄傲没意思,分明就是对牛弹琴,要到能够破她身子的那天才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大,什么叫天赋异禀,什么叫人间巨炮,什么叫男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