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无敌之巨棒1

    发布时间:2020-03-26 00:01:12   


    我名字叫殷雄,是殷氏企业董事长的养子,由于他无子,因此收养殷雄作儿子承继,收养殷雄后他事业一路发展顺利,更成当地首富,故自少对殷雄十分疼爱。董事长晚年娶了两个老婆,大老婆杨紫云,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但因为保养得法,所以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一等身材,仪态十分迷人!小老婆杨紫鲸只有二十几岁,身材高挑,非常健美,有两个大乳房,腰小臀大,走起路来很惹火,她也是紫云的妹妹,也就是我的阿姨,因为和紫云居住在一起,高中毕业就被董事长弄上手。紫云没办法,只好让她当二房。紫鲸有一个女儿洛思,也就是殷雄的妹妹,今年才十七岁,已经发育的十分良好,美乳纤腰十分诱人,她喜欢和殷雄游乐,常腻在他身旁。董事长是个劳碌命,年已六十有二,还是马不停息的东奔西跑过日子,几乎有五分之一的日子都不在家里。

    殷雄生得英俊挺拔,上了高中之后,因大鸡巴长得比常人更粗壮,故令殷雄在青春期,受到性欲所苦。有一天,紫云妈妈要外游三天,阿姨紫鲸无意间看到殷雄在房中手淫泄火,她看到殷雄刚劲粗犷的巨棒,一时春心大动,于是便引诱殷雄上了床。从此他两人打的火热,放浪地交媾了整整三天,为了避人耳目,她竟然淫贱地约殷雄在洛思的房间内幽会偷淫。“洛思这死丫头,怎还不来呢!”这天洛思房中,床上放着一小桌酒席,床上竟叠抱着一对男女,妖精似的双双一丝不挂,男的竟是殷雄。而他腿上坐着个光溜溜美人儿,正是他的小妈紫鲸。这尤物长得很白很嫩,身材适中,但肌肤丰腴,十分肉感,而殷雄年轻旺盛,巨棒粗筋盘体,遇上这久旷少妇,第一次交媾就令这骚狐狸欲仙欲死,像蜜糖似的就死黏着殷雄不放。这是第三次,小妈杨紫鲸又缠着殷雄在妹妹房中要作爱,一面痛饮春酒助兴,令殷雄的阴茎更粗如巨龙,弹动不休。

    “好了,小妈,你可舒畅够了,洛思待会定会来的,我倒有一件事想先同你谈谈。”“嗯!”紫鲸这骚狐狸叫了一声,回过娇容来勾紧殷雄脖子“啧!”的火辣辣的先又上了个香吻,哼说:“你想问什么,说啊,大鸡巴哥!还要小妈含出阳精来吗……..”殷雄忍不住笑了声,摸了摸她紧坐在后的一双不停抖动大奶子,捏捏揸揸红奶头儿,巨棒可在小穴里刮擦着,令她酥得快要死了,才在她耳边说了一段说话。……………房门忽然轻飨了起来,紫鲸“偷食”心虚的吓了一跳,忙光着屁股跳下床,到门边斥问;“谁?”“是我,妈!”“死丫头,这么晚才来,吓了我一跳。”房门一开,走进来一位娇滴滴小美人儿,手上拿着一瓶酒。她已偷窥过殷雄狂捣她的母亲,春心也早乱颤,想一试那动人的异味。“妈,你不知道,要偷爸爸的药酒可不简单呢!”“好了,死丫头,现在有赏。来………”“谢谢!妈。啊!……”洛思小丫头说着要转身出去,突然小妈拉住她,推了她到床上去。看见哥哥赤裸裸的在床上,胯间高挺着一条湿淋淋的肉棒。

    啊!好巨大……“呀!不!不!啊!……妈,人,…人…家不要!…………”“不要什么,来!死丫头,过来替你哥哥含干干净净,妈很倦了,……”洛思风情半解,羞见妖精淫相,小妈却想也拉她下水,以好“灭囗”。于是,这个小美人儿,在她几下手法,也被脱了个精光大吉,娇腴发育中的少女玉体,脆嫩嫩的被紫鲸一把送入色痒痒的殷雄身上。小妈紫鲸,坐贴到殷雄一边,用手扣摔她的小嫩穴儿,还要殷雄吮舐她的美乳,不久小妮子被逗得熊熊欲火大升,在殷雄怀中的小丫头,玉腿被小妈掰至最大,那幼嫩的阴唇已沾满她的口水。小妈紫鲸无耻地扶着殷雄的大鸡巴,引领到阴道口,玉手在他背肩一推,“哎唷!不,不!痛死人了,妈呀!”“死鬼,不会轻点,你妹妹年幼穴浅呀!………”小妈娇骂殷雄道。“哇!小肚子裂开了,不来了,救命……”殷雄当先压住小嫩肉的洛思在床,大鸡巴硬生生插入美妙的小玉穴内,插得血水直流,她的幼苞已被他瓜开了。紫鲸倒有些看不过去,就柔声的边助慰着呱呱叫的洛思说:“好了,丫头,待一回就好了,一定舒服得美死了。”

    洛思年幼,给殷雄的巨棒打开下身幼苞,自然疼得死去活来,但殷雄灼热的阴茎紧贴她的阴肌,很快令她又舒服又酥软,终于不顾一切的,引诱大鸡巴一下一下狠入,她那够紧小的小嫩穴,将窄肉洞逼成一个圆形。好一阵狂飙的肏捣,插得初尝异味的洛思奄奄一息,不敢再放浪了。小妈紫鲸这才用力推开他,取过手巾抹擦了擦他鸡巴上淫水,低头含吮着大鸡巴。这骚尤物,小嘴巴有技巧的,连吸带套的猛含着殷雄粗糙的鸡巴,使殷雄舒服得双腿直抖,大鸡巴一下一下直往她樱囗内顶、挑、撞好一会儿,她“啧!”的又一声,紫鲸吐出大鸡巴来白了他一眼,淫笑声;“来肏小妈的小宝贝肉!……”说着扶着殷雄躺下床,粗大鸡巴一柱朝天,小妈如奉元宝的,玉腿一分跨上去,湿透的小肥穴对准大龟头,玉牙一咬。

    “噗!……吱!……”一声,小浪穴一裂,吞掉了整根粗犷的大鸡巴,接着紫鲸这“骚狐狸”玉臀起落的一阵疯狂上楼下套,淫水如翻了盘子般泻下,还哼哼的浪叫。“呀!亲儿…不!不要动啊!…噢…噢…妈要强奸你!…噢…人家舒服得!……好美…啊!…噢…噢…又顶到…子宫了…噢…噢”小妈愈套愈烈的配合浪声狂叫,把一旁刚瓜破的小妹妹看呆了。最后,令她更发呆的是,小妈套插搞了一阵穴还不算,竟扒起个大白白屁股,叫殷雄拿大鸡巴不要留情地狠狠插入小嫩穴内。正奸得不可开交时,房间外突然又来阵敲响。………“砰!砰!洛思…….开门呀!洛思!你在闹什么?”“啊!不好了,紫云大妈来了!”

    妹妹洛思惊叫了声。“死丫头,别出声,快,如此这般,……”正被殷雄抽插美死的小妈紫鲸,忙“叭!”的一声,白屁股一缩,退出他凶悍的大鸡巴,而后在耳边轻语一阵:“快,如此这般,我要这大姐也一起下水,尝尝她的儿子的大肉棒!亲亲你和洛思躲在衣柜内,待我来……….”殷雄早就对自己美艳的义母存有妄想,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虽欲动高涨中,经此一惊,已稍止欲火,也不穿好衣物,即光赤着身搂着洛思的玉体,将粗犷的巨棒再插入她又淫水渗漏的小幼穴中,一起掩躲到衣柜内……。接着,小妈紫鲸扭熄了室灯,在一片黑暗中,去开了门。

    “哎呀!洛思!明明听到你这丫头叫的声音,怎把房门灯弄熄了。”紫云叫着,走进房门来。黑暗中,但听她妺妹紫鲸一声娇笑,叫说:“姐姐,是我呀!”“唉!是你,你来此做什么?”黑暗中,紫云寻声摸去,摸到床沿,“咚!”的一声,也上了床去听她叫:“妺子你到底在洛思房中搞什么鬼?唉,你脱我衣服干吗?”“姊姊,人家是再也忍不住,想找你“磨镜子”么!”“骚妮子,喔!别乱挖,快开灯。”“嘻!别骂么,你看,你这只蜜桃小穴,都流出蜜汁了,嘻嘻…”黑暗中,义母紫云说笑着,同小妈双双搂抱一起逗笑,玉手搓揉她的性欲点……一会后,紫云妈妈伸手去乱摸时,伸出的玉手不料却摸住一根铁棒似的肉柱儿。“哎哎呀!这,这是什么?”“嘻!这是妹子高价买来的假东西呀!姐你玩玩它看。”

    小妈紫鲸挑逗着紫云妈妈。原来黑暗中,从小妈招殷雄从背后抱住她,将殷雄那一根灼烫的大鸡巴顶出小妈的跨下。像她穿上一支假东西,因黑暗中,紫云妈妈伸手往小妈紫鲸胯下的玉手,正好摸住殷雄那根火热大阳具。

    她以为真是假货,爱不忍释的又抓又捏着把玩,笑道:“好妹子,这是那买来的“好东西”呀!简直像真的一样,告诉姐姐,我也买它一根平时好解闷。”紫云妈妈春叫着,小妈心中直暗笑,殷雄的鸡巴被义母紫云一双嫩手抓得好不舒服,更粗、更热更暴长。紫云妈妈哎呀一声,更抓得紧,骚出水的浪叫,“哎呀!真是好宝贝呀!妺子,这假东西,自己还会跳动、暴涨呀!哎呀!妺子,我快要痒死了,把它借一借止痒……”“嘻,嘻,姐你要它,就借你先一用吧!”

    “啊!好,好!谢谢你,妺子……”紫云妈妈头往下一伸,“咕…啧!…”一声,乖乖,竟一囗紧紧吮住那火涨大龟头子,含得好紧,香舌儿猛卷着那马囗儿。只美得殷雄抓紧小妈胸前丰满肉堆,大鸡巴顺势狠狠往前一插,只顶得她喉咙发疼,白眼儿连翻了翻,拼命摇首,想吐出大鸡巴。但殷雄刚搞了小妈一身嫩肉窟一阵,而这时正入高潮,大鸡巴被吸入另一张美丽小嘴巴内,那一阵痛快,我再也不顾一切的,死按紧她粉首,大鸡巴以“侧姿”的,下下急入紫云妈妈小嘴巴,把她小嘴儿当浪穴狂入的,一阵急拍猛插,插得紫云妈妈眼冒金星,苦叫不出囗水直溢。好一回,“拍…拍!…”终于一股火熊熊热精喷了了来,全深贯入紫云妈妈的小嘴内,贯得这尤物几乎溢死过去,死命一拼。“叭!”的一声,才好不容易才吐出那根顶死人大鸡巴来,这时洛思才去开了房灯。室内一亮,但见紫云妈妈美丽的小嘴巴,一片淫精吐溢着,娇喘大作,殷雄舒服的躺着,一根鸡巴还冒着精水,小妈叫了声:“哎呀!多雄壮的精子。”叫完紫鲸着急扑了过来,再一囗含住尚冒着精的虽巴,拼命一阵吸吮,吸得鸡巴又翘了两翘,尽情丢出,小妈这才吃了一些“补精”。这时几乎奄奄一息的紫云妈妈,张大了两只迷人桃花眼,她呆住了,那假东西竟是自己儿子的“真东西”呀!“哎…呀!妹子,你,你,要死了。…”

    只羞得紫云妈妈大叫。“嘻嘻!姐,别羞,这下子往后我们同甘同乐,你的小浪穴也不用再受苦了!”紫云妈妈尖叫了声,桃花眼溜了溜,但见洛思“啊!…唔…啊!…”,竟拼命张着小嘴巴儿,毫不羞耻在含吮着殷雄那已软息一阵,又顶翘起的大鸡巴。只见殷雄的欲火又涌动似的,推开了吸吮鸡巴的妹妹洛思,但见大肉枪一挥,又扑了过来,扑向娇媚动人的紫云妈妈。“哎…呀!要…死了,妈嘴巴还酸疼着呢…不!…不!”殷雄一扑而上,压住粉嫩而健美的嫩肉紫云妈妈,双手左右捏住她一对粉嫩尖乳,吻住她直喘香囗儿说:“亲妈妈,你的小肉穴也真够迷人,来!

    让我痛快地肏你……”淫叫着大鸡巴一顶“噗……吱!…”一声,插入紫云妈妈肥紧窄嫩的阴户里。两女分掰她的美腿,令殷雄的大鸡巴可插得紫云妈妈更深,令她欢愉得白了白眼儿,浪叫了声:“好..大…的…鸡巴啊!….”于是我又开始插起紫云妈妈小穴来,今夜三女都给殷雄玩奸够了。过几天,殷雄最后连带她们迷人会扭的白屁股,也给开苞,把三女全身的玉洞儿都也插遍了,她们舒服得搂着殷雄入梦去了………
    巨棒之诞生(二)

    在一个明朗闷热的天气里,紫云和紫鲸约了平日要好的几个美丽的太太,到家里游泳游乐。群美仅衣着三点式的,娇躯肉香四溢,迷得殷雄有点昏淘淘起来。小姑姑殷妮,是个大美人,曾是夜总会红舞歌星。样貌身材可令人发疯了,只是丈夫早逝,承继巨大财产后。现在常回殷雄家大宅,找紫云和紫鲸作伴。

    早已知殷雄胯中藏有巨棒,只是苦无机会一尝这粗犷的巨阳。这时殷妮媚眼儿一转,忽见玩水中的侄子殷雄,竟亲热的和他三十出头的干妈容夫人霍文希双双溜入一间“更衣室”。像有点不寻常………殷妮也是个标准的骚货,她向紫鲸推说去厕所一下,偷偷的溜到“更衣室”房后,再从窗子向内一看。

    但见小小更衣室中,正表演着“活香宫”,妖媚动人的干妈霍文希,身上三点式早已脱光,一丝不挂的身子,半伏在殷雄身下,殷雄也光着壮身子,站着,顶直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霍文希这干妈,正大张着艳红的口儿,一套一套的,含吮着大鸡巴,吸得津津有昧似的,香涎直流嘴边。一会儿,只见她吐出那个大鸡巴龟头,羞羞声地说:“不来了,…人家嘴巴都弄酸了。”这妖艳的干妈,巨乳令人觉得相当新鲜,人并不骚,还有一付羞怯迷人相的,窗外偷看的殷妮却不屑出声:“还不是骚货一个,平日也假正经的。”

    但见霍文希一付娇羞媚态的,忽被殷雄一把抱上身去,两只玉腿儿大字一分,夹到他背后那迷人多毛小肉穴儿一张开,即“咕……吱!……”一声,那根粗壮的大鸡巴就在殷妮眼前插入嫩肉窟里。就这样,殷雄躺着任她狂搞,“啧…啧…吱!吱!……”房内淫声交声,及霍文希一声声的抖哼。

    “啊!…啊!…好…干儿子,大鸡巴…好…好棒,你……你这么……会插…穴,唔…干妈以后……一定把女儿…祖宜…嫁给你。你……可好好的…待我…啊!…唔…啊!……又顶到…了…噢…噢…”“谢谢干妈。”文希干妈的女儿容祖宜今年十六岁,是个有名的美人胚子,殷雄喜欢她很久了,于是更加用力抽插她骚透的小淫穴,凶悍的狂龙可把她捣得乐死了。刺激的淫戏把个偷看的殷妮,看得心跳囗干,一个不小心,垫着脚站的石头,一扭动,“咚!”的一声跌倒在地。

    殷妮一声尖呼,惊动了室中正奸淫入高潮的一对男女,殷雄忙抱开干妈到椅上一坐,他也忘了光着身子的,急开了更衣室后门,到外一看,竟是那“大肉弹”之称的尤物小姑姑殷妮。殷雄也早有意也勾搭她上手,享受她硕巨的乳房,索性抱起她,急急送入更衣室中。

    “咦!是你。”干妈火红着脸脸叫。殷雄不由地抱着伏在胸膛上的小姑,用魔手直乱摸她跌疼的屁股,好大好圆,丰满极了!真不愧叫“大肉弹”。殷雄怪叫中拉下了她短裤,猛一抓,毛手替她摸揉屁股间隙的小阴户,竟像刚从泳池里爬出来般湿烫,真是一个淫娃。

    忍不住一阵心跳口干,胯下巨物暴涨得更长,殷雄淫哼声:“好湿滑的屁股!……”殷雄也不客气了,就拱高了殷妮小姑肥白得更迷人的玉臀,借着滑润,粗犷的大鸡巴一对住那小小阴穴儿,强奸似的即猛一插入,“吱!”一声,大鸡巴冷不防插入小姑姑特别大得迷人的白玉般的浪穴中。只听大肉弹小姑姑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妈呀!…啊!…好…涨…啊!…”殷雄粗筋缠体的巨棒一开始才插了个半节鸡巴,小姑姑只疼得死去活来的,呱呱鬼叫。

    殷雄偷偷看巨棒卡在玉窟半途,怕她扭开,就势吐了一囗水,抹在粗硬的阴茎上,再度劲力一推,殷妮万料不到殷雄,又不备的就开了她,整根粗犷的大鸡巴全送入小姑姑紧凑的小阴穴内。殷雄令她哀声呻吟:“喔…啊!…好…大…的…鸡巴啊!…殷雄!……奸死了…小姑姑了……啊!…”

    殷雄的大鸡巴忍着够酥紧的夹击停止住,让灼硬的大龟头对准子宫,不久她果然酥起来,自己用迷人白嫩湿透的小肥穴死命疯摆,享受粗筋在阴道里刮磨的欢愉。

    “啊!…好…乖儿啊!…殷雄侄儿的…鸡巴…好棒…啊!…喔…美死了…小姑…姑了!…啊…噢……噢…”殷雄的鸡巴被紧包得够紧,感一阵剌激痛快的快感,不自自主地在捣,小腹连连撞击她酥软的大屁股,响起“啪!…啊!…噗…噗…啪!…啪!…啊!…噗…”的淫声。令文希干妈的嫩肉窟的淫水也流出来,爬进他俩胯间,直到整根大鸡巴全送入小姑姑殷妮那特别大迷人嫩肉窟内时,伸出小舌舐扫殷雄的肉袋子,殷雄顶紧个大白屁股,紧贴了殷妮的嫩玉洞又磨又搅着,还伸手揸捏他早已想玩弄的一双巨乳。

    这样可搞得殷妮姑姑这大尤物可真“欲仙欲死”了,忙将自己的大屁股拼命狂摇、狂抖、套弄。殷雄整整两个小时都在“更衣室”里,轮流狂肏两个美妇身上的嫩玉洞,直到了听见紫云妈妈的叫声,才射精在她俩的面上。灼得她俩又一次感到小穴高潮涌起,急急争夺巨棒来吸吮,以讨好殷雄的欢心。

    小姑姑殷妮这晚也留下不走了,说要多留她几天。殷雄的大宅中房子也多是没人用的,紫云大妈自然是欢迎她暂住了。到殷雄拖着她加入他们淫乱欢聚时,她们才如梦初醒。殷雄当然在三人面前,把小姑姑的后园也灌通了,好让三人知道我是一视同仁的……就这样,殷雄不断的奸淫这些美妇,她们也将美穴尽量奉献,满足殷雄的性欲,当然殷雄的性技巧也越来越高了。还有,干妈将女儿祖宜带到殷雄的大宅中,让殷雄开了她的嫩苞,那夜母女同淫,分别把六个玉洞儿都灌满了精液,才拥着二女入眠。以她们对殷雄的迷恋,一定还有其他奉献。还有殷妮小姑姑曾是夜总会红舞歌星,那些嫁入豪门巨室的手帕淘,多是欲海中又饥又渴,她已准备诱她们加入殷雄的淫秽聚会,看来殷雄的大鸡巴还有更多的考验。日后可忙碌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