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母 亲的精力

    发布时间:2020-07-28 00:00:31   


    我家在华北S市,母亲林君(化名)是过去天津着名纺织界富商的小女儿,
    她60年代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系,是某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市政协委员。父亲
    余华真(化名)是母亲的中学同学,是S市某中学化学老师。

      我从小就觉得父母不够相配,母亲高大漂亮,父亲矮小普通;母亲活泼热情
    ,父亲木讷内敛;母亲多才多艺,精通工笔画和摄影艺术;父亲除了氧、氮等化
    学元素以外什幺都不关心。真不知道父亲当年是怎幺把母亲追到手的。我还有一
    个妹妹比我小两岁,她继承了母亲的全部优点,被保送到航空公司做空姐。

      在外人看来我家是十分幸福的,其实我很小就知道,父母的关系不好,经常
    吵架。我一直搞不懂他俩为啥在鸡毛蒜皮之类的小事上就能吵起来,直到大二放
    暑假时才从消息灵通的妹妹那里得知真情。

      我早就知道父亲体弱多病,多年一直在吃中药,我后来才知道那是补肾的。
    原来,父亲在文革中曾被下放到农村“学大寨”,在一年春季他泡在仍很刺骨的
    河水里抢修水利,本来就有严重肾虚症的父亲病倒了,病愈后他不再能够履行作
    丈夫的职责,幸好那时我们兄妹俩都已出生。

      在国际航班上已经混了一年多的妹妹变得十分前卫,似乎什幺都懂,什幺脸
    红的话都敢说出口,她神秘地对我说:“可以想像在过夫妻生活方面,曾经是校
    篮球女将的妈妈精力充沛、身体健康,她可能处在一定程度的性饥渴状态里,爸
    妈吵架的根源就在这里,夫妻不和谐最容易闹矛盾了,但他们那一代人很保守,
    不会把那种秘事挂在嘴上,心里不痛快就找别的岔吵。”

      “小丫头,你怎幺什幺都敢说?也不害臊!”

      妹妹辩驳:“人家国外管这叫性科学,你白上大学了,也太土了!”

      我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同意妹妹的看法。事实果然像妹妹所讲的那样,母
    亲后来也对我承认了。母亲学生时代的偶像是许多苏联的男女英雄,她努力把自
    己锻炼得像游击队员卓娅和近卫军女战士柳芭那样开朗坚强,聪明能干,但她心
    中的“保尔”被打成了右派,她只好嫁给死追她的我父亲。

      我母亲心高气傲,不管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对丈夫都充满着期待,可惜我父亲
    身体病弱,打不起精神,那方面能力也有点缺陷,母亲有时感到失落,对婚后夫
    妻生活不十分满意,但在那个年代不能对此有要求,否则就是资产阶级腐化思想。

      父亲那次受寒犯病之后已经完全不能对母亲进行恩爱了,母亲得不到爱抚难
    以入眠时也吃起了父亲的安眠药,后来母亲把全部精力投放到钻研业务、抚养儿
    女上,以此来压抑生理上的痛苦,可她当着父亲还不能表现出来,还要尽力安慰
    父亲,怕他思想有负担。

                二、母亲的罗曼蒂克

      母亲后来给我讲了她的那些风流韵事。

      1975年邓小平主持国务院工作要恢复生产,单位派母亲随省冶金局的党
    委书记去搞建厂规划论证,在各地跑了近大半年,书记是个40多岁的转业军人
    ,办事果敢利落,有大将风度,正是母亲向往的那种类型。

      书记对这个30多岁的青年女技术员也十分钦佩,两人在工作中配合得很好
    ,工作之余也很投缘,书记的老婆是农村的,两人没有共同语言,自然那位书记
    就愿意接近我母亲,年青女性无法释放的青春活力使母亲忘了身份,她被书记的
    军人气质和男性魅力打动,才半年就被书记在感情上俘虏了。

      从外地回来后,书记就约母亲在冶金局专门分给书记的单身宿舍幽会,母亲
    骗父亲说去开会,就打扮好赴约了。寒暄后书记拿出雷厉风行的作风,二话不说
    就把母亲扔到床上,骑上去用大手一把拽开母亲的短袖翻领女衬衫,衬衫纽扣全
    被拽掉,两只白兔跳了出来,他兴奋了,用力地攥着母亲的两个乳房。

      母亲疼得叫了起来,但心里却感到幸福:这几年连疼都盼不到。

      书记又手忙脚乱地解母亲的腰带,女性的性征全部露出来后他像进攻敌人阵
    地那样发起了冲锋,母亲象小姑娘似的听任他摆布,他的180斤体重压得母亲
    喘不过来气,他的卤莽动作使母亲并不舒服甚至很痛,但母亲觉得这毕竟像个好
    男人呀。

      母亲从此成了冶金局第一书记的情人,每个月两人都幽会一两次,这种关系
    断断续续一直到1982年书记调到中央工作才结束,这期间母亲挨过书记夫人
    的耳光,她原本有些内疚,但她看到书记夫人那粗俗傲慢的言行后觉得没有必要
    同情这种人。这期间母亲也由青年不知不觉中步入中年。
                三、母亲的忘年之恋

      1984年已过不惑的母亲升任副总工程师,单位委派一名刚参加工作不久
    的26岁大学生秦某来给母亲作助手,这是一个英俊潇洒,身材瘦削的哈尔滨小
    伙子。小秦对母亲非常崇敬,他勤勤恳恳地为母亲做助手,给工作繁忙的母亲带
    来了很大便利。

      那时候刚刚开放的中国交谊舞盛行,母亲年轻时是文艺骨干,华尔兹跳得好
    极了,但多年不跳了。元旦单位发了舞票,母亲拿着两张票要父亲同往,父亲太
    不理解女性,他自己不去就是,竟还讥讽母亲是老来俏,母亲很伤心,她决定把
    舞票送给小秦,让他领女伴去

      可小秦说:“我哪来的舞伴?林总您能否临时作我的舞伴?”

      母亲为了和丈夫赌气,就带着小秦去了文化宫,小秦在大学里也是舞场高手
    ,母亲和他配合得很默契,两人跳得尽兴忘了时间,母亲回家时都是凌晨一点了
    ,父亲还没睡,他很恼火母亲的晚归,夫妻俩大吵了一架。

      自打舞会之后小秦和我母亲的关系更密切了,一天小秦没来上班,母亲下班
    后去了他的宿舍,他因发高烧无力地躺在床上,母亲象照顾我那样给他抓药,为
    他送饭,夜深了才离去,第二天母亲又去看望他,还给他做了可口的面条。

      小秦感动极了,他从小没妈,又没谈过恋爱,从来没有一个女性如此周到地
    伺候过他,他流了泪,母亲给他拿毛巾擦去泪花,小秦又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女
    性的异样呼吸和温柔动作,和舞场上的感觉一样。

      他失控了,一下子把母亲抱住,把热乎乎的嘴巴贴在母亲唇上,母亲太意外
    了,她当时并没有对小秦有非分之想,两人的年龄不可能使两人发展情人关系,
    她挣脱开小秦的臂膀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匆匆离去。

      母亲更怕单位里的舆论,那可是八十年代,婚外情就是很大的罪名了,更何
    况是两辈人?小秦走火入魔了,他对母亲有了异样的情感。母亲开始躲着小秦,
    但哪里躲得过?很快两人就一起出差去了杭州,母亲本不想带小秦去,可又找不
    到合适的理由拒绝助手。

      两人在西湖切磋摄影技艺后到海鲜城吃饭,小秦是东北人能喝酒,母亲酒量
    不算大,那天也喝了不少。小秦把摇摇晃晃的母亲扶回了酒店的房间,小秦刚要
    走,母亲吐了一地,小秦急忙把母亲扶到卫生间吐尽,然后沏茶为她醒酒,又为
    躺在床上的母亲擦脸擦脚,母亲酣然睡去,小秦在沙发上守着,随时准备照料她。

      已是夜深人静时母亲的酒彻底醒了,落地灯光线很暗,她没看见小秦在沙发
    上躺着以为他回自己房间了,就把衣服脱了,摘乳罩时打瞌睡的小秦也醒了,他
    问:“林总您没事了吧?”

      这一声把母亲吓了一跳,一哆嗦乳罩掉在床边的地上,她下意识地低头伸手
    去捡,正好小秦也过来帮着捡,两人的肌肤碰到了一起,都是一楞。母亲裸露的
    乳房正好就在小秦面前,他再也无法控制,一下子抱住母亲的腰,狂吻着母亲的
    双乳,酒精的确能够使人头脑不清。

      母亲感到身上燥热难挨,她放弃了抵抗仰身躺倒,小秦笨拙地褪去她的白色
    三角裤后不知所措,他从没碰过女人,又不敢对威严的女上级胡乱试探,母亲笑
    了,决定接纳他。

      她示意小秦脱衣和自己并排躺下,把小秦的手拿过来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小
    秦领会了,在乳房上轻轻揉着,母亲随后又引领着他的手从上摸到下,摸到女性
    三角地时小秦的手颤抖起来,自己的男根也高高地昂起来了。

      母亲瞥见了,明白时机成熟了,就将一个枕头颠在臀下,然后大方地分开双
    腿准备迎接,但小秦还是不得要领,母亲也顾不得女性的矜持,她右手伸出扶住
    男根,左手在身下启开阴门,阴阳结合在一起了。然后母亲把持着小秦腰臀运动
    起来。

      慌乱中小秦很快泻了,母亲轻轻地责怪他。

      小秦脸红了。

      过了一会,母亲再次导引他行动,两人像是在协力登山,终于共同攀上了顶
    峰。两人都出了不少汗,母亲把小秦轻轻地推下身,小秦拿过枕巾为这个把自己
    引向仙境的女士擦汗揩身,他不愿自己的污物玷污了心中的女神。母亲激动不已
    ,自己丈夫、还有情人书记都没有过这样对待自己,总是自己为男人服务,他们
    只知道完事后倒头睡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